我被男友当做赌注(06)作者:xialingfei1989-淫妻奸情



字数:9129


第六章

回到北京后,因此见识过了我的「放荡」以及阿德的「隐忍」,森哥他们频频觉得能够与我更加亲近,三番两次开始骚扰我和阿德。但是呢,在我心里,并不想被这些人破处,觉得这些人整天就想这些肮脏的事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放下身段和他们接触会给我带来一些堕落刺激的感觉,但破处这个事情还是过了些。

更重要的是,虽然兴奋起来的时候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玩,但是完全平静下来以后,我立即会马上反悔。而且在我的内心深处,当然还是想把处女交给阿德。于是不得不一次次地采用拖延战术对付森哥他们,比如给他们自己的原味内衣。
我与阿德之间,慢慢也就这个问题开始了些许探讨与交流,深圳那晚阿德把我三次舔上高潮,当时其实我已任他摆布放弃守护处女了,但阿德最后还是没有突破界限。

我们都冷静下来后,我有些埋怨他事先什么都不和我说,老让我蒙在谷里;他却抱怨我平时一副骄傲淑女的样子,让他从不敢提这种事情,怕因此让我反感被我嫌弃。最终,我们达成共识,无论有什么想法,无论有多过分与变态,都要相互坦白,不得隐瞒。

在身体接触上,我们依旧保持原有的进展,只是经过了充分的沟通后,阿德也开始大胆地提出了要求,要求我详细叙述与那天与王凯进入房间后发生的事情,还屡次要求我幻想被森哥等人侵犯的情景。一开始对于在与阿德做爱时幻想其他男人这事,我感到挺反感。但禁不住他的苦苦哀求,几次下来,我也慢慢适应了这样的「角色扮演」。

不仅如此,我一点点开始发现自己也开始享受这个过程。期间阿德更和我数次探讨上次提到的找别人为我破处的事情,但都不了了之,一方面因为没有理想的对象,而且要综合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另一方面,虽然在思想上我已经逐渐被阿德熏陶得越来越「淫荡」了,但对于实践,仍欠缺一次「临门一脚」。
阿德对我的调教看似陷入了瓶颈,终于,机缘巧合之下,发生了一件事情。
近期,阿德代表公司参加了系统内的篮球比赛。阿德在大学期间就是一名运动健将,是校篮球队的绝对主力,担任控球后卫的位置。到了公司里,他延续着这项运动,隔三差五经常与一群同事打球。这次系统内的篮球比赛,阿德的北京分公司一路过关斩将,艰难地杀入了决赛。

阿德所在的北京分公司的一把手是一个十足的篮球迷,阿德的加入使得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北京分公司连续几年打入比赛的四强,最好的名次是去年的第二名。也正因为如此,阿德受到了一把手的重用,加上自身工作能力不俗,才会如此年轻就进入了管理层。

但阿德的快速晋升也遭到了公司里不少人的嫉妒和排挤,一把手因此也有顾虑,虽然让阿德进了管理层,但未给他安排一些掌握实权的工作,仍在观察着他。
如果这次阿德可以带领北京分公司历史上第一次夺得系统内篮球比赛的冠军,那便可以圆了一把手的冠军梦,更能巩固自己在管理层的位置,对自己今后的职业发展至关重要。

作为他的未婚妻,我自然对他全力支持,无奈自己对篮球一窍不通,除了一些后勤工作以外,并不能给他提供过多的帮助。

周三晚上,正逢篮球队聚餐,我也一席OL打扮跟着去了。

「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阿德啊,好久不见啊!」突然,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主动走了过了和阿德打招呼。

「啊!阿聪,怎么是你!」阿德说。

」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菲儿,好久不见啊!啧啧,当年的大美人现在愈发美丽了啊!」阿聪热情地和我打招呼。

「呵呵,还好啦,你怎么有空到北京来了呀?」我的表情略显尴尬。

「因为要和阿德他们,北京分公司打决赛啊!」阿聪回答。

「好小子,毕业后许久没见,原来你在天津分公司啊!那周六的决赛可精彩了!」阿德笑道。

「哪里哪里,这是我们第一次打进决赛,到时可要请你们手下留情啊!嘿嘿。菲儿那天也来吗?」阿聪问。

「当然啦,作为我的女朋友,她当然会当我们北京队的拉拉队啦。」阿德自豪地说道。

说起这个阿聪,和我与阿德还真有很深的渊源。

大学里面,阿聪和阿德同属于篮球队,位置都是控球后卫,两人的球技不相上下,一直在暗暗较劲争夺主力位置。不仅如此,他们还作为我的追求者相互竞争。

虽然长得不如阿德那么阳光,但阿聪追女孩子很有一套。追求我的那段时间里,甜言蜜语、糖衣短信发个不停,让我很有被照顾的感觉;只要我一有困难,他绝对随叫随到帮我搞定一切;生日鲜花、楼下送餐、雨天送伞,当时他对我的追逐曾在校园里搞得人尽皆知,让我感觉很有面子。相比之下,阿德逊色不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默默的毫不起眼。

阿聪虽然不是富二代,但较有经商头脑,社会朋友也多,经常在校园里代理买卖一些电话卡、游戏点卡之类的东西,日子过得还算富裕。他在女孩子身上也肯花钱、花时间,当时的我,几乎就要做出决定选择阿聪成为我的男朋友了。
巧的是,就在我下定决心前几天,阿聪同时追求我以及校外另外2个女生的事情被好事者发现并公布了出来,一石激起千层浪,我得知这个事情后,一方面觉得十分震惊与气愤,竟然那么久都没有发现阿聪的行为;另一方面,身为校园里的「大众情人」,看似对我忠心不二,苦苦追求的男生到头来居然是只花心大萝卜,我的面子上实在挂不住,一气之下便甩了阿聪。

一周以后,我便快速和阿德陷入了热恋,并且慢慢了解了阿德这般含蓄可靠男人的优点。

受此打击,阿聪不仅被扒了还被我甩了,颜面尽失,也放弃了篮球队主力位置的争夺,退出了篮球队,一度在校园内销声匿迹了。

「呵呵,有菲儿这样的大美女做你们的拉拉队员,你们的胜算可提高了不少哟!对了,老朋友好久不见,留一下我的新号码,加一下微信吧。」

互换联络方式后,阿聪便独自离去。

「没想到阿聪是这次比赛的大黑马天津队的队员,这下棘手了。」阿德自言自语。

去年的决赛,阿德的北京队因整体实力的原因,完败给河南分公司。今年的比赛,河南分公司的上届主力队员都在,却在半决赛时以5分之差输给了黑马天津队,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传言说天津队的控球后卫表现十分出彩,没想到竟是阿聪。

当年阿聪和阿德虽然在球技上不相上下,但阿聪属于标准的比赛型选手,好胜心强,比赛起来十分专注;阿德属于耐力型选手,发挥稳定是他的特点,但性格内向的他在球场上缺乏一股杀气以及对胜利的渴望,如果在正式比赛对上阿聪的话,说实话,我心理也并不是很有把握。

当天夜里,微信。

「菲儿,今天见到了阿聪,你有什么感觉吗?」

「能有什么感觉啊?就是看上去身体更加结实了,其他没什么特别的。」
「真的没有?没有想他吗?当初他可是把你哄得妥妥的,你差点就答应做他女友了哦。」

「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小的不敢。我只是想说我的菲儿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那当然,我最讨厌花心的男人了,迟早会露出马脚的。」

「对了,像阿聪那样追女孩子经验丰富的男人,当初怎么就没对你怎么样呢?」
「当时是他追我,他一切都听我的,怎么敢造次?」

「真的什么都没有嘛?说好了我们之间要坦诚相待不得隐瞒的哦!」

「阿德你,真是拿你没办法。好吧,我们kiss过。」

「还有呢?」

「没有啦!」

「真的?」

「真的啦,他想和我开房,但我一直没答应他。」

「干嘛不答应啊?」

「不知道,总感觉差一点安全感。」

「真可惜……」

「可惜什么可惜哦?你是不是希望我被他占过更多的便宜?」

「当然啦!当初他那么下血本追你,应该趁热打铁多占你便宜,至少应该让你帮他口,享受一下你的口技才能回本啊!」阿德又开始使坏了。

「那我现在也能去帮他口补偿他啊,要不这次的决赛你们打个赌,谁赢了我归谁?」我习惯性地顺应阿德的「胡思乱想」说下去。我们之间已经有了这种默契。

「这个主意好,不过你应该知道,你的老公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啊。」
「那不是正好遂了你的意么?把我的处女拱手让给别人。坏蛋。」

「是啊,阿聪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当初你那样甩他,这次他找到机会肯定会狠狠蹂躏你的身体,糟蹋你的处女,最后把你玩成二手货再还给你老公我。」
「讨厌啦,我不要。」就我对阿聪的了解,他是绝对不敢这么对我的。
「那我去和他赌了哦?顺便发几张你的裸照当做订金。」

「不要啊,变态啦你。你要真发我可不理你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如此儿戏,我当即拒绝。

「好啦好啦,菲儿别生气,我就开开玩笑。」

突然,一条微信来自阿聪:「美女,比赛前碰个面叙叙旧?」

发送给阿德:「你是不是和阿聪说什么了?他刚突然约我比赛前见面叙旧。」
来自阿德:「没有啊,我没和他说任何事,我发誓。」

「好啦,信你啦,但是,我怎么回?」

「还用问吗?当然去啦,顺便打探一下敌情。」

「你就不怕他把我?万一他借着是我前男友,要吻我呢?」

「求之不得呀,就怕他不敢,而且反正你们都吻过无数次了,多吻几下又没什么。」

「那如果还有别的要求呢?」

「都满足他~这样才能打听出更多的情报啊!」

「哼,坏蛋,利用我去打探情报啊?」

「对呀,既能帮助我赢得比赛,又能满足你老公的变态想法,一举两得哦!」
「变态老公,受不了你。」

虽然当初因阿聪脚踏几条船被发现后,我毫不犹豫地将他甩了,但正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总的来说当年阿聪给我留下了不少美好的回忆,这么多年过去了,叙叙旧也未尝不可。

发送给阿聪:「好呀,什么时候?」

来自阿聪:「周六下午比赛,上午我们队会在训练馆训练,训练结束后我们去训练馆旁边的咖啡厅喝点东西如何?」

发送给阿聪:「下午两点就比赛了,上午约我见面不会影响你么?」

来自阿聪:「怎么会影响啊?和大美人见面只会给我增添比赛的斗志吧。」
发送给阿聪:「少甜言蜜语了,我可把话说在前面哦,见你叙旧可以,但是下午我只会在场边为阿德加油哦!」

来自阿聪:「啧啧,还真是怀念以前你在场下为我加油的嘲呢,那么,周六上午见咯,不见不散。」

发送给阿聪:「不见不散。」

周六早晨,临出门前。

一双桃红色RV钻扣高跟鞋,搭配Valentino粉色的连衣短裙,一副水晶耳环,
鲜艳的口红。站在镜子前的我,与身后的阿德一起打量着自己的形象。

「宝贝,今天你真是太美了~阿聪肯定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一不小心就会错过下午的比赛吧。」阿德很兴奋。

「亲自将自己的女朋友打扮得漂漂亮亮,并为她的前男友送货上门,你还真变态耶。」

「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一脸期待的样子么?嘿嘿。」

「多年不见了,女孩子当然要打扮一下给别人留下好印象咯,更何况,下午我还要在场边为你加油,你是我的未婚夫,打扮得漂亮是为了让你有面子,你怎么一点都不领情。」

不一会,我和阿德上了出租,他先送我到阿聪的训练馆,然后再自行前往赛场。

「菲儿,过会真的不用顾忌我哦,只要你愿意,可以做任何事情。」阿德突然说。

「啊?只是等阿聪训练完后和他在咖啡厅喝喝咖啡聊聊天啦,你不要多想啦,聊完我就会到赛场找你的。」

「别忘了你要为我打探点他们球队的情报哦,不牺牲点色相的话,是套不出有价值情报的。」阿德有些不甘心。

「去死啦你~谁去为你打探情报哦?」我白了他一眼。

「……」阿德陷入沉默

「噗,你的女友恪守妇道,你反倒不乐意了?变态老公。」深知阿德性格与想法的我,当然明白他想听什么,但这次与之前不同了,之前全是床上戏言我可以尽情满足他的幻想,这次是我亲自赴约,如果说得太过分又做不到的话,会令他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但如果什么都不说,我又不忍心看到他现在失望的样子。
「好啦,宝贝老公,菲儿答应你,只要他主动提出要吻我,我就顺他的意。」我主动凑到阿德耳边说。

「那万一接吻后他还不满足,提了其他要求呢?」阿德来劲了。

「那……也要看看是什么要求吧?在咖啡厅里能怎么样呢?」我有些纳闷。
「比如,他把手伸进你的裙子里像这样挑逗你呢?」阿德轻声说着,手指已经伸进了内裤摸到了我的私处。

「你,讨厌啦,他不会那么大胆的。」我脸红着回答。

「如果他会呢?」阿德认真地问。

「阿德,你今天好奇怪,讨厌啦。」

「假设嘛,我想听你说。」阿德的手还在我的私处挑逗。

「那,如果他真的那么大胆,敢在咖啡厅里摸我,那我就把他推到厕所的隔间里为他口交。」既然阿德那么想听,就给他来点火爆的。

「真的吗?你会那么奔放嘛?」阿德果真一阵惊喜。

「当然会,阿聪可是我的前男友,他比你先接触到我的身体哟。」阿德的挑逗让我有点飘飘然了。

「那万一,万一口交还不能满足他怎么办?」阿德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讨厌,怎么可能?你应该最清楚我的技术吧,你觉得他坚持得住吗?」我不屑地说。

「说不定,一山还有一山高,他就是不满足呢?」阿德在我私处的指法越来越多变。

「你的问题真多诶,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就照你说的做。」我的私处开始流出了丝丝液体。

「真的吗?可不能反悔哦。」

「当然,本姑娘什么时候骗过你?」

「如果他不满意你的表现,你就必须在他面前放下一切高傲与自尊,乖乖陪他去开房,在他面前脱下你的衣服,用你的处女之身让他泻火,一直搞到他精疲力尽无法来参加比赛为止。」阿德越说越兴奋。

「这,怎么可以。阿德,我的处女,一直,一直都是为你保留着的。」我有些不满。

「我明白,菲儿,但是,对我来说,我更希望你……」

「你想用自己未婚妻的身体换来比赛的胜利么?阿德你好过分。」

「不是这样的,菲儿,你听我解释。」

出租车抵达训练馆……

「不用说了,你先去赛场吧,我去找阿聪了,晚上再来找你算账。」我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下车了。

这个阿德,真是的,虽然我了解他的为人,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会为自己前途出卖亲人的人,也明白他这么说只是受他的变态想法的影响。但是,亲耳听到这样的说法,总是让人有些不能接受的。

走了一会,来自阿德的短信:「菲儿,对不起,我真的不是这么想的。」
发送给阿德:「没关系,我懂你的,好好练习吧,我和阿聪聊完就去赛场为你加油。」

来自阿德的短信:「谢谢你,菲儿,请记住,过会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介意,只会更加爱你。」

「我明白,我也爱你。」

来到阿聪的训练馆,奇怪,空无一人,原来训练已经结束了。

「菲儿,你来了啊,今天打扮得好漂亮。」阿聪出现了,一副刚刚训练完满头大汗的样子,一脸欣喜地看着我。

「恩,刚到。」我莞尔一笑。

「给,先喝点水,我们训练刚刚结束,我负责留下来善后,你稍稍等我一会。」
「只有你一个人吗?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边喝水边问。

「不用啦,就是把地上的球捡起来放回更衣室而已啦,我自己来就行了。」
「那么简单的事情,我来帮你咯。」看着阿聪浑身是汗,我自然该帮帮他咯。
「谢谢,菲儿,你还是那么善良。」

接下去,我们一边捡着球,喝着水,一边聊了起来,阿聪花女孩子的功夫丝毫不减当年,幽默的段子层出不穷,频频逗得我发笑,他还引导我回忆当年我们两人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并对当初的劈腿表示了深刻的后悔与自责,让我十分受用。气氛也渐渐暧昧起来了。

「好了,总算捡完了,然后放回更衣室就大功告成咯,来,看着镜头!」阿聪左手拿出了手机举到了自拍角度,右手一把搂住身边的我。咔嚓。

「呵呵,阿聪,你还是那么爱搞怪啊。」我本想挣脱他,但突然又不忍破坏眼前这样和谐的气氛。

「走吧,一起去更衣室放球咯。」短暂的沉默过后,阿聪主动说。

打开更衣室的门,里面一片漆黑。

「菲儿,先进去,等我去开灯哦。」阿聪搂着我进了更衣室,然后便放开了我。

等待中,忽然,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还未反应过来,一个黑影便快速走了过来抱住了我,我的双唇被人封住。
—恐之间,我慢慢发现,在我口中搅弄的舌头,身上湿哒哒的汗液,扑面而来的汗味,还有,那不安分的已经从裙下摸到我屁股的双手,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是阿聪。

以前阿聪在篮球队的时候,我经常在场边看他打篮球。为了让大家知道校内的女神就是他的女友,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完后满头大汗地跑到我身边,不顾一切地抱住我吻我,并上下其手地摸我。

一开始我对这一切有些反感,感觉男人一身臭汗不洗澡很脏,时常表露出不悦。但是随着阿聪越来越讨我欢心,慢慢我便默认了这一切。直到他的劈腿事件东窗事发。

那么多年过去,劈腿事件给我带来的厌恶感早已消散,在今天这样一个与前男友叙旧的暧昧气氛下,我的心思也开始慢慢活跃,再联想到来之前,阿德的种种期待。好吧。

于是,我略一皱眉,忍着阿聪浑身的汗液与汗味,大胆地将自己干净的身子贴了上去,搂住他的脖子和他拥吻起来,我们的舌头在对方的口中不断搅动,吸食着对方的唾液。

通过抚摸我发现,现在的阿聪,不知何时已经把衣服脱下,赤裸着身子,他硬邦邦的阳物顶住了我的私处,他的大手在我的屁股上又摸又捏,前后夹击之下,我下体传来了阵阵快感,身体也愈发燥热。

我是怎么了?虽然刚刚被阿德挑逗过,但现在感觉特别敏感,舒服。

「啊,阿聪,不要停。」我迷离地轻呼。

阿聪听闻,激动地抱起我的大腿架在他的身上,慢慢移动到了更衣室的橱柜处,将我一下子顶在了橱门上,愈发激烈地亲吻我的嘴唇与颈部。

「菲儿,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今天就给我吧。」阿聪深情地说。

「阿聪,不要,不要这样。我,我现在的男友是阿德了。不能对不起他。」虽然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说yes,但我还是用最后的理性给出了回答。
「以前追了你那么久,一点甜头都没让我尝到,今天就让我如愿一次吧,阿德不会发现的。」阿聪说完,用他的肉棒使劲顶了一下我的阴部。

「啊,我,真的不行啊。」私处受到冲击传来的快感几乎又要让我失控。
「为什么?你都做了那么久他的女友,让他享受了无数次,却一次都不愿意让我体验吗?」阿聪有些生气。

「不是这样的,会被他发现的。」我的内心十分矛盾。

「怎么会被发现?你被他干过至少几百次了,多我这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没有,我还是处女。」我吐露了实情。

虽然阿聪的表现让我十分满意,今天我的身体又相当敏感,再加上有阿德的期待。但是,我终究介意自己的处女之身,担心一不小心就在这里献给了阿聪。唯有这件事,在有万全的准备之前,我不想草率。

只是,我突然发现,为什么现在发生的一切,与阿德的假设如此相似?只不过,现在的我,不仅没有刚刚听到阿德假设时的不悦,反倒在内心的深处感觉到一股隐隐的刺激。

如果我现在在这里失守,阿聪是没有体力去参加下午的比赛的吧?我的脑中竟然也出现了如此淫秽的想法,好奇怪。

「什么?你们交往了那么久,你现在还是处女?」阿聪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
「为什么不可以?阿德可不像你,整天动这种脑筋,我计划结婚后再将自己完整地交给他。」

「嘿嘿,和当年对我的说辞一样啊,没有新意。」

「好了啦,快点放开我啦,已经让你占到便宜了。」

「好吧,既然你还是处女,我就不打你的主意了,不过,再让我吻一会吧,好喜欢这种感觉。」阿聪说完,再次扑上来吻我。

「坏蛋。」眼前的危机解除,我便放松下来与他尽情拥吻。

不知何时,阿聪打开了旁边的橱门,抱着我让我坐了进去。一股比阿聪身上更加浓烈的汗骚味传了出来。

「唔,阿聪,这里好臭臭。」被完全吻住的我,微微抗议。

「菲儿,这个就是我的更衣橱柜,既然不能占有你的处女,至少让你呼吸一下我男人的气息,这样的话,我的一部分也能留在你的体内呢。」阿聪很淫荡。
他一边说,一边慢慢地让我的双手抓住橱柜里的杆子,并且不知从哪找出了一段绳子,不知不觉地将我的双手绑在了橱柜里的杆子上,等我发现,已经太晚了。

「讨厌,你弄疼我了。」被阿聪绑住后,我挣扎了一下,一点都没办法逃脱。
阿聪站在我的前方注视着我,发出了一阵淫笑:「真美,就像一件艺术品!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我当然要记录下来!」

说完他便打开了灯,并从另外一个衣柜中拿出了三脚架与照相机,在我面前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阿聪,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拍照!」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我用力挣扎也无济于事,我的双手已经被紧紧地绑在了衣柜上。

我一下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糟糕,刚才完全沉浸在暧昧的气氛中,大意了,这样一来,双手被绑的我岂不是任由阿聪玩弄了?那还如何守护自己的处女呢?还被拍下了这种照片,留下了重要的把柄!

「阿聪l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我生气地说。

「哈哈,你知道么,在我在楼下给你的水中放入了市面上新出来的催情水,无色无味,不知不觉便能使女人情欲高涨。前面吻你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果然有效果了。但是,为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是决定将你绑起来。」阿聪阴险地笑道。
怪不得我觉得今天自己的身体特别敏感,这也是阿聪搞的鬼9然对我下药,以前的他,是完全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阿聪,你怎么能对我这样?你变了。」

「如果不是当初你那么狠心甩了我,我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吗?退出篮球队,被校园里和周边学校的所有人鄙视,最后不得不转学!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现在老天让我再次遇到你,这可真是天意!我又怎么会错过这次机会呢?」阿聪凶相毕露。

「卑鄙。」我自己已经让他劈腿的事情随风飘去了,没想到却低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报复心。

「不过,你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听话,这些照片都是我自己私藏的,永远不会让你的阿德或者其他人看见。我虽然恨你当初甩我,但也不算大恶人,搞到你和阿德分手也没什么意思,如果阿德自以为独占了菲儿你,实际上你却一直在被我玩弄,这样的会似乎会更加有趣哟。」阿聪的话语不知让我是喜是悲。

对着双手被捆绑的我拍过几张后,阿聪似乎觉得不过瘾,又将相机架在三脚架上,使用了定时拍摄,自己光着膀子跑到我的身边搂着我与我一起合影。
摆了几张正常的pose后,他便开始各种伸舌舔我的脖子,脸颊,以及与我舌吻等亲密动作。双手被绑的我,只得任由他这个满身汗渍的男人贴在我身上为所欲为。

比起平时我与阿德玩的那种轻度捆绑SM,这次的受辱明显力度更大。
阿德,你的女神、你的未婚妻菲儿,正在一间满是汗臭味的肮脏的更衣室里,被她的前男友,你以前的情敌,你现在的对手绑在衣柜上,他那满身臭汗的身躯贴在菲儿的身上,菲儿的肌肤与小嘴正被他不断地侵犯,你快来救我吧,我要是不快点过来的话,菲儿,菲儿的处女也会被他夺走的!

被侵犯的我,心中不停地呼唤着阿德。

「菲儿。」是谁?是阿德的声音吗?

「凌菲,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现在所受之事,正是你的阿德梦寐以求的!不要再抗拒,为了你自己,也为了阿德,请好好放纵你那淫荡的身躯吧。」一个淫荡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

「但是。」

「不要但是了,乖乖臣服于你眼前这个男人的胯下吧。用你冰清玉洁的身体去赎罪,浇灭他心中的恨,然后再回到阿德身边吧,这才是阿德想要的菲儿!」这个声音越来越有说服力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金币+9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