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人妻的欲望九作者:sisiwave-淫妻奸情



少婦人妻的欲望

字数:14216
前文链接:thread-9340653-1-1.html
(九)

流水的夜色靜謐地蕩漾,這個城市的男男女女趁著夜色,毫無顧忌地釋放著白日裡掩飾得極好的欲望,肆意地追求著肉體的快感,天空仍在哭泣,似乎在問,這個世界的人們怎麼了?

文志國依依不捨遛出了包房,洗手間裡的那個半裸女子性感放浪的身姿,讓他短短半個多小時足足射了三次,要不是害怕被發現,他真想把女人帶上房間,好好在床上玩個夠,但其實他也知道,男人在這方面總是吃虧的,他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比那個王主任好不到哪裡去,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去休息了。

萱萱無力地趴在王主任凸起的破肚上,男人睡得跟死豬一樣,連續的瘋狂讓萱萱身體軟得跟麵團一樣,但意識卻無比清醒,剛才的激烈性交到最後時,她已經清醒地意識到自己是被另一個陌生男人插入了,但那又怎樣呢,紅腫的小穴以及屁眼,在此之前都已經被許多根不同形狀的陽具猛烈操幹過了,自己比妓女也差不到哪去,唯一不同的是自己還不收錢.

大叔現在應該還在操那個假正經的少婦吧,哼哼,你再怎麼裝,被大叔的大雞巴插入後,還不是跟發情的母狗一樣……

劉菲沒讓萱萱失望,半仰著靠著沙發,裹著粘滿精液的絲襪的雙腿,分開舉得高高的被秦兵握住腳踝,男人的粗大正交替抽插著她已經無法閉合的花穴和菊蕾,混著精液的淫水糊滿腿間,無意識地隨著男人的插頂張嘴哈著氣,可怕的情欲灼燒著她每一根神經,此時她已經叫不出聲,心裡唯一的念頭就是,幹死我算了……

************

只有小軍在備受煎熬,明明知道隔壁小媽房間十有八九正上演無比香豔的大戲,偏偏自己無法加入,他偷偷試過去推門,小媽的房門居然從裡面鎖死了,隱隱約約只聽到一星半點動靜,年輕的身體欲望本就暴烈難以抑制,那根巨大翹得幾乎牢牢貼著肚皮,這個時間去找詩雨他還做不出如此荒唐的事,回到房間只得瘋狂地用小媽和詩雨的絲襪自慰,焦灼地等待天亮。

陽光照進房間,糾纏在一起的李芬和武蓉同時醒來,相視一笑,昨晚的瘋狂讓兩人心靈又貼近了幾分。

「其實這樣也不錯……」李芬沒來由歎了口氣。

「怎麼啦?芬姐?」武蓉癡纏地拱進李芬懷裡,吻著那對高聳乳球,短短一天之內,武蓉的心態變化讓她自己都吃驚.

「我是說我們……這種關係……」

「是不錯啊,很舒服呢……嘻嘻,比和男人還舒服……」

「傻妹子,你是沒真正試過厲害的男人吧……」李芬眼前晃過小軍那根巨物,「比我們這樣要舒服一百倍!」

「難道姐你試過?」武蓉沒來由泛起一陣醋意,「我和我家那個人根本就沒怎麼做了,話都沒幾句了……」

「唉……我也沒試過……」李芬語氣有些酸。

「姐……你說的……厲害男人不是指小軍吧?」

「啊……怎……怎麼會……別瞎說……」李芬有些慌。

「呵呵,我就知道是。」武蓉鬆了口氣,在她看來,如果是小軍,起碼還算是自己能接受的,畢竟自己對那個昨天剛見面的大男孩並不反感,「可你們的關係……」

「可我們並沒有血緣關係……」李芬也不知怎麼了,自己居然反過來要說服武蓉。

「那就試試唄.」武蓉不無醋意地撅著嘴,這個大自己幾歲的美豔少婦有著比自己豐富多彩的經歷,昨晚聽她細細描繪著和不認識的男人上床的過程,武蓉心跳得厲害,又羞又妒,自己永遠無法像芬姐那般坦然,能和芬姐發展到現在這樣她已經無比滿足了。可芬姐似乎一直在為自己的繼子小軍而困擾,讓她有些擔心。

「不行的,我……做不到……」李芬幽幽吐了口氣,「算了,不想了,今天怎麼安排?」

「姐,你不是答應我陪我去買內衣麼?我可不能老穿你的……」

「哦是的……呵呵,你放心,待會兒吃過早飯就去,一定要很淫蕩很淫蕩的……哈哈……」

在武蓉的嬌嗔中兩人打打鬧鬧起床了,及有默契地都沒提小軍了,簡單吃了點東西,李芬留了張字條給小軍,和武蓉上街了。

小軍睡到快十點才醒,歎口氣,幸好今天沒課,看著腿間豎得高高的粗大,一隻浸透了精液的長筒絲襪套在上面,昨晚不知手淫了多少次,可一覺醒來,那東西又生龍活虎,洗了個澡,忍不住又去找詩雨了。

「不要了……小軍……今天我……老公會回來……」詩雨被年輕男孩擁在玄關,昨天午後的那場瘋狂也是從這裡開始的,「別……」

她抵抗是如此無力,昨晚她很早就睡了,實在是太累了,但做了無數的香豔的夢,夢裡依稀全是白天和小軍激烈做愛的場景,只是男人換了一個又一個,有小軍,有老公志偉,居然還有些不認識的強壯男人,清早醒來想起都面紅耳赤。
「好姐姐,求你了……就一下……你看……你連內褲都沒穿,哦……好性感的吊帶襪……」小軍火急火燎扒拉下自己的褲子,他充分掌握了烈女怕纏郎的真諦,「我的雞巴……硬得發痛了……」

「啊呀……不……哦……小軍……你……要死了……啊……輕點……」
詩雨全身上下的敏感點昨天被小軍吃透了,僵持了不一會兒就認命地靠著牆,任小軍抬高左腿,自覺地挺跨迎接那根讓她愛煞的粗大,老公要下午兩點到,還有時間……

************

劉菲身心俱疲地回到家裡,又洗了很長時間,最近為了弟弟劉剛的事她累得夠嗆,家裡本來就不寬裕,求人送禮花費了不少,連自己都搭進去了,還好昨晚算是有些收穫,那個男人應該不會騙自己吧,想起昨晚自己的瘋狂勁,都有些後怕,就連今天早上還心甘情願地為那個男人口交。

劉菲紅著臉死命沖洗自己的身子,小剛,姐姐對你算是仁至義盡了……
洗完後赤著身子站在衣櫃鏡子前,發了半天呆,穿好內衣,拿出唯一一雙蕾絲寬邊襪筒的肉色長筒絲襪,以前總覺得這種絲襪太過性感不敢穿,可經過昨晚後,她倒覺得自己以前太過保守了,下崗後劉菲零星做些推銷,主要還是靠老公起早貪黑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