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作者:狼之先锋



征服


字数:5.2万
章节:共12章节
txt包:(56.96KB)(56.96KB)
下载次数:146





***********************************这是一篇描写乱伦的色情小说,原始素材来于现实世界,运用了文学色彩。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性欲强烈并充满同样强烈征服欲的男人面对岳母一家漂
亮而风情於妮的女人精心的设计和疯狂的征服经历,岳母、小姨子、侄女……先是一人、然后是二人、三人……

每一幕都费尽心思构造了性爱的整个细节和过程,合情合理,操作性强,
倾情描写人物的外貌、表情、动作、心理,因为作者有丰富的性经历,用身临其境的意念去写,所以写得非常真实,具体,并用了对比、比喻、排偶等等大量的文学手法,以增添文章的可读性。

有意思的是文章的尾声,虽聊聊数言,却象是前面章节的更深程度的轮回
,性福的尽头,到底在哪里?给广大狼友留下无限想象的空间,无穷地去回味性的快乐……

不足的是本文词句有时比较繁琐而不简练,读来拗口,但笔者认为色情就
是要渲染才更精彩和惊心动魄。由于基本没有经过修改,而且写作过程总共不超过二十个小时,里面的蹭、错别字可能比较多,希望读到此文的狼友理解万岁,这是狼之先锋的开山之作……

特别申明:纯色情文学,未成年谢绝浏览,作者不含破坏社会伦理及道德
的主观意图,拒绝联系与交流。文章知识产权归情色MM。谢谢。全文共53000余
字。以下是本文目录。
***********************************
引言、事情的原委

我叫张一文,是个性欲特别旺盛的男人,结婚四年来常和老婆天昏地暗地肏屄,不过我老婆生性比较传统,总是无法让我在满足中同时充满刺激,于是我经常逛情色MM.

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我不想当然也不敢到外面寻花问柳、天花乱坠地玩。看了情色MM的乱伦文学后,我对乱伦产生了兴趣,我对岳母一家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开始了令我心神俱乱的征服历程。

结婚后我和我老婆自己住,岳父四十五岁的时候因公早逝,岳母是中学音乐教师,一直没有再嫁,我们结婚第四年刚好退休了。

岳母一家阴盛阳衰,大女子叫芸,一米五八,护师,比我小几天,嫁了一名刑警,女儿玲玲,十七岁,高二学生,挺俏俏的有一米六一。我老婆叫雨,比我整整小七岁,中学教师,一米六。可能南方人身材比较矮吧,我岳母也不到一米六,我刚好一米七,三十五岁,工作后读研毕业又工作,辜负了大好年华,所以晚婚。

我们和芸的房子都买在老婆学校的教师大院里,岳母和他大女儿芸住,不时来我们这里看小女儿。我老婆思想虽然传统,但在两口子亲呢的方面特别大方,常在岳母和芸姐在的时候,抱着我亲嘴,甚至会拖着我的手偷偷地摸她的胸部和其它敏感部位,偶尔也会碰碰我的鸡巴,我装着很正经的样子,其实心里很喜欢那样,不仅是因为有岳母或芸姐在边上而感到莫名的刺激,更因为我发觉岳母和芸姐会有点儿不自然。

呵呵,可能雨是她们家娇小姐吧,她们挺惯她。


一、岳母的风情让我蠢蠢冲动

我不可告人的龌龊计划是从岳母开始的,虽然已经有五十岁了,可能是音乐教师的缘故,依然保养得很好,染着浅黄色的卷发,身材略略发福,屁股不大,胸估计有三六B,生活没有什么压力,所以过得很轻松,真地看不出她已经是退休人员,反而让人觉得是个很耐看的女人。

由于我们都在同一大院,虽然不同楼,她却经常来我家里,帮忙做些家务。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开始注意她,夏天她穿得比较少,喜欢穿白色或浅黄色的衬衫和休闲薄长裤,虽然不喜欢穿裙子,但可以明显地看清她黑色或白色的胸衣。我特别喜欢看他拖地和在厨房里做菜的时候,因为那时随着她有节奏的家务运动,可以看到他的乳房和屁股有节奏地颤动,风韵十足。联想到岳母是音乐教师,可能做事都会在脑海里哼歌吧,所以那样有节奏,虽然奶子和屁股都不算太大,但穿得紧,所以特别性感。

我总是装得很正经,假装不注意她,其实我也是个作风正派的人,只是性方面特别强烈而已,不然我老婆也不会嫁给我啦,我岳母也是考察了我很久才认可的,她说这小伙子人不错,品质好,而且有能力。

我一直盘算着如何把岳母弄上手,但从和老婆开始恋爱到结婚到现在六七年的相处和观察,我发觉岳母是个非常传统,正派的女性,看了情色MM里的文章,知道这样的女人很难上手,何况岳母可能过了更年期了,不容易刺激。但越是这样,越激起我的欲望,说实在的,虽然我在性方面喜欢刺激,但我不喜欢开放的女人,越传统的女子越让我觉得有趣,刺激,因为她们更让我有征服欲。同时我也很犹豫,如果我真地肏上了岳母,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我老婆会不会和我离婚?我在政府上班,也是个要面子的人,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官运倒其次,我这辈子就不要做人了。但性的强烈需求却刺激着我,让我在岳母每一次来家里或我每一次去芸那里,都充满蠢动和暇想。

其实,只要你想,机会也不是没有。

去年三月我老婆出差,岳母打电话告诉我说:「文儿,你一个人在家,晚上到我这吃饭啊。」

下班后,我回到大院,正好碰到芸的丈夫越飞在打球,他看到我,招招手喊我:「一文,过来打会球,妈还没弄好饭呢。」

大哥招唤了我怎么不去,何况我也特别喜欢篮球,虽然个子矮了点,但从小习武,体质不错,技术也出色,不是我吹,要是高点的话准能进运动队。

我们和几位教师一起,打起了半场球,没几下,我左突右冲,远投近攻,就进了好几个球,那些教师看了都惊讶地说,看不出你斯斯文文的样子,他妈的还真是高手啊,两兄弟都不错。越飞肯定不错,刑警队副呢。

打了大约个把小时,越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上电话脸色马上凝重起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拿上衣服,冲我留了句,我有急事要走了,告诉妈我今晚不回家了,然后几秒钟就冲出了大院。

我估计八成出了案子,于是就自己上楼,岳母帮我开门的时候,看我一身汗渍渍的,呀地一声,嗔怪地笑着说:「到哪疯去了,怎么成了这样子?」

我说:「妈,我和越飞哥在下面打球呢。」

岳母问:「你哥呢。」

「哦,他有紧急案子,临时走了,说今晚不回家了。」我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岳母「哦」了一声,掀着我进屋,「快洗澡去,你姐今晚值晚班,也不回来了,就咱娘俩吃。」

岳母掀我的时候,我脑袋里突然一阵激灵,她的手放在背上,推了一我阵,我有种从未有过的热感。岳母爱屋及乌,对我也特别疼爱,但以前我没对她有非分之想,所以很自然,现在我老盘算着想肏她,可能感觉不一样吧,我甚至想,自己只要一转身猛抱住她,然后就可以扒下她的衣服然后强悍地肏得她死去活来。
当然,我哪敢那样做,我转过身来,做出很热的样子说:「妈,我没带衣服呢,要不我回去洗。」汗味散发在岳母的身前,她脸好象动了一下。

岳母怔了一下,「哟,我没想到呢。算了,难得麻烦,穿你哥的吧,反正在家里,又不要穿得整齐。」说着就推我进了卫生间,关上门,说,「快点啊,我这就帮你去取衣服。」

我正洗着,听到岳母走过来的脚步声,好象把衣服放在卫生间外面的架子上,「搁这啦,我端菜去啊。」

我在里面应了声哎,忽然想到要能把岳母拉进来一起洗澡,搓磨她的乳房和下体,吸她的肉,那该多美啊,甚至幻想到用鸡巴在卫生间里用各种动作猛肏着她哀嚎不止的样子。想着想着我不禁有点兴奋,鸡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挺了,我赶快用冷水冲身子。开门取了衣服正要穿上,岳母帮我拿的是夏季在家里穿的红色的长短裤和白色圆领汗衫,我发觉没有内裤,喊了一声:「妈,没有内裤哪。」
岳母在餐厅里应:「你哥的内裤比较大,你穿不得,你就那样将就着穿吧。」
我心里一阵激荡,感觉岳母声音好象也变得煽情一样,其实岳母当我是亲儿子一样,所以不会介意这些细节。

还好,鸡巴虽然没有完全软下来,但越飞的裤子足够大,所以下体好象没有看到硬物鼓起。家里开了空调,吃饭的时候岳母一个劲地给我夹菜,让我好感动,她一直都是这样,我觉得我对他有非分之想,真是禽兽不如。于是吃饭时居然没有胡思乱想。

吃过饭后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岳母去洗澡,我换了好几个台,都没兴趣,听到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和轻轻的歌声,我心里又有点乱起来,岳母有个习惯,洗澡时轻声唱歌。我幻想着岳母用手抹着全是泡泡的赤裸的身体,绯红着脸,露出一副诱人魂魄的样子,加上水声伴着歌声,真有点说不出的自然美感,鸡巴不由又硬了起来,有种想要向卫生间冲去的噪动,手忍不住去摸鸡巴自慰。

正当我沉迷的时候,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我清醒过来,急忙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越飞哥家里四室两厅,岳母的房间要从客厅边上经过,正对着我躺着的沙发。

伴随着脚步声,岳母走过来,我的眼突然一亮,她居然只围了一张浴巾,赤着脚向房里走去,我赶快把眼光对着电视,但一切全在那一眨眼间跃入眼里。可能是她没想到我会对他有非分之念而毫无戒备之心,也可能是她对我们爱之至深,这样的情况也有过,所以他看了我一眼,看我正看英格兰足球,顺口温柔地说了声,「就爱这个。」然后就进了房里。

她白净的脖子,水淋淋的脸,湿卷的头发,修长的腿在我的眼里一扫而过,让我眼睛忽然之间被刺,忽然之间,充满光芒,让我不停地回味,这是个多么诱人的成熟身体啊,而且是贞烈之妇!要能上手,该是多么快活!想着想着我全身发热,虽然开着空调,我还是感觉热臊不已,连忙倒了杯冰水,二话没说一咕呼就喝了下去。


二、初试岳母方知老妪原有情欲

岳母在房里翻了一会,拿了什么东西,又开门走了出来,我看着她走过的背背影,手里拿着一张脸膜,原来是忘了拿做面膜的了,呵呵。她急急的脚步和丰实的背,显得非常地美而性感,搞音乐的,就是不一样。

正当我品味的时候,忽然听到「啊!」的一声从卫生间的方向传来,接着是实物落地的声音「膨」了一下,我赶快走过去,看到岳母躺在地下,脚在卫生间里,身体在门外,浴巾已经脱落。

我眼里呆了,那是一幅怎样的景状啊!

岳母仰躺着,两脚半张着抬起,左手臂撑着地板,右手放在脖子下面,浴巾散在地下,水水的奶子挺着,黑黑的奶头象熟透的葡萄,略鼓的小腹下一摄黑色的屄毛,呈倒三角地一览无遗,就是看不到屄。她脸色痛苦而惊惶,整个姿势象是等待鸡巴肏屄的样子,全身发抖,一时风情浪艳,滑稽而美丽,刺激而迷人,男人的原始欲望在此怎能不被撩乱!我鸡巴猛然昂挺,撑得宽宽的长短裤鼓了起来。

虽然春宫迷人,但我没有丝毫停顿,吃惊地喊了声:「妈!」然后走近她,把浴巾翻过来盖上去,由于手忙脚乱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奶头,我一手抖了一下,心里一漾,眼里直冒光。但我脑瓜子理智不乱,何况母婿间的感情深厚,我想要把她拉起来,她嗯嗯地嘴里哼了起来,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别……别拉,疼死我了……啊……」

我连忙住手。怎么办呢?我心里一闪,计上心来,佯作惊慌地说:「妈,妈,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啊。」我声音带着哭腔,真他妈的我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表演的天份,不过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不然我再什么也表现不出来。

岳母突然笑了,不过因为疼痛而笑得很勉强,「傻孩子,妈没事……你把妈抱……抱……到房里去。妈躺……一会就好了。」

我听了,伸出手来到他背后,轻轻地把她抱起来,岳母不太重,估计一百一左右吧,她受了伤,我不能太用力,于是轻轻地做每一个动作,左手在她脖子下面,右手在他大腿上,软软地把她抬起来,感觉好象是在抬一板豆腐,软弹弹的非常舒服。

她手右手好象伤了,只用身体的力量旧能靠近我的胸部,全身几乎没有使劲,我可以感觉到她软绵绵的身体,柔柔软软的,她的右乳房正好半贴着我,而我的左手从她左腋下抱着她,也刚好把她左乳房的上半部握住,我看着她的脸,不知什么时候有点红了,刚才还是苍白的呢。

她眼睛水水的,看着我惊慌的表情,微微笑了,象是感激,又象是安慰我的惊慌。我感觉到她认为我出自对母爱真诚的情感,在做这一切,所以我旧能把她抱高点,不让她碰我的裤档下面,否则她的感觉就不一样,我的感觉也会变,心计也就落空了。

我抱着她慢慢地走着,生怕一不小心把她给碰痛了,岳母的身体刚洗过,有点滑,浴巾不知什么时候滑脱了,她的奶子和屄毛又显山露水,让我一览无遗,而我只瞟了一眼,就没再看。岳母的脸被这一幕羞染,红得越来越深,心跳也加快了,咚咚地直撞我的胸膛,我能用胸部和左手感觉到她心跳的变化,其实我也是有心理准备的,而且努力控制自己,所以看不出什么异样,除了手心在冒汗。
我把她抱进房里,因为浴巾是湿的,而且也有点脏,我慢慢地让她坐在床上,顺手取掉了浴巾。对她说:「妈,我去取毛巾来给你。」

她没做声,坐在床上没动,看着她扭曲的打抖,可能是太痛了吧,她居然没有想到要去掩盖她赤裸裸的身体。不过她身上全是水。我拿毛巾给她。

她说:「文儿,你帮妈……擦擦吧。」

我犹豫起来,心里一阵狂燥,我来?

岳母可能感觉到了我的「尬尴」,叹了叹气说:「妈现在全身都疼,摔重了,不能动。没关系的,你帮妈来吧。」

我假装着战战兢兢的擦了起来,但我知道,岳母是个传统而贞洁的女子,不能让她看出我的非分之心来得太快,否则就没戏了,也不能太慢,不然时间久了,她就是不注意我也会露出马脚。

我从她的脸上擦起,轻轻地。擦到鼻子的时候,我略略捏了一下,到嘴巴的时候,我稍稍压了一下,到眼睛的时候,慢慢停了一下,到耳朵的时候,在耳朵里轻轻地掏,然后在耳垂上柔柔地磨了一会。这些敏感部位的刺激让岳母刚才平静的脸立即发热起来,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但她在努力控制。我从小在武校习武直到初中毕业,对穴位和手劲有一定的了解,而且在和我老婆调情的时候,试验过不少,总能让我老婆欲望如溃,没想到这就用上了,而且居然是用在岳母身上。

头部擦完后我帮岳母擦脖子,手掌在脖子上隔着毛巾张开,象没点力气一样地卡在岳母的脖子上,慢慢地转,她的呼吸急仲而粗犷起来,我连忙控制住我的手不让发抖。我是站着的,能看到她全身的反应,我的成就感慢慢地袭来,心里也得意起来,女人啊女人,才开始呢,就露了,本能慢慢地显露。我慢慢地往下擦,擦到锁骨的时候,稍稍用了点力,岳母嗯了一声。

我忙问:「妈,什么了?」

「没什么。」岳母很快恢复平静,冲我笑了笑。

我慢慢地擦到乳房,加上点力边挤边拖,她的奶奶白白的,青青的血管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时我才发觉她的乳房还是有点儿垂,但不明显,真地想不到那是五十多岁老妇的奶子啊,如果不是想到自己的计划和恩爱的老婆,我早就压上去,把她给狂热地摧残掉!擦过乳头的时候,手指旋了一下,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岳母张了嘴,差点喊出来。

我立即把毛巾下移,帮她擦腹部,我知道不能刺激得过份,点到即止,不然就会出现异外情况。在腹部我用力擦了两下,然后转到背上,使劲地拖擦,没想到她的背那样光滑,肉肉的,在我的挤压下,弹性丰满,我还以为是一层老皮,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脸,我还真以为是位二十几岁的姑娘。岳母全身都微微发红,额头上也出了细细的汗,有种莫名的娇羞,我看到她的本能被我诱出,有一种征服的快感传到鸡巴上,我连忙转过去,走到她背后,射了。

岳母微闭着眼,没有发现,我赶紧趁机将毛巾伸进裤子里,把精液擦干净。
我已经站在她背后,她的奶子和肚子再次让我放心地看个清楚,那两个鼓鼓的东西随着呼吸上下揉动着,好象在诱惑我,让刚喷过的我的鸡巴居然仍旧热血喷涨,我连忙转移视线,把毛巾粘了精液的那面往里对折了一下,帮她擦手,我还真怕管不住,而且也怕时间久了引起怀疑,于是快速而轻巧地擦完了手和脚,我才发现她右边大腿和右手受了伤,尤其是大腿外侧,乌了一大块,估计摔得不轻。

我没有擦她的下身,而是把毛巾给了她,她用左手自己擦,我则取了吹风帮她吹头,我天,她居然把毛巾翻了过来擦下身,妈呀,那里粘着我的精液啊,我终于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跳,急剧加快起来,身子立刻退开一尺,怕岳母听到我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吹干后,我转过去帮她取衣服,我打开衣柜的时候,看到了折得整整齐齐的内裤和胸衣,估计有十几套,大都是白色的,只有两套黑的。

岳母说话了:「文儿,小衣服就不要了,你取件睡衣吧。」

于是我帮她拿了一件薄薄的米黄色的睡衣,帮她穿上,然后扶着她慢慢地躺下,脸上故作紧张,她看着我的表情,好象很感动又好象是很满意地说:「儿子,不要担心,妈没事的,你找药来帮妈擦一下,右边手脚有点痛,其它的部位都没事。」

果然如此,可能刚开始摔的时候很疼,所以全身都感觉痛,而动弹不得,现在恢复了才知道真正摔疼的是右边手脚。

[本帖最后由tangshimin于编辑]
<